置顶

戈尔巴乔夫受欢迎的原因是他让几乎所有人都满意,除了俄国人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6 | 日期:2022年09月01日

俄罗斯总统事务局中央临床医院当地时间30日夜间发布消息称,苏联最后一任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当天晚上因长期重病医治无效去世,终年91岁。


戈尔巴乔夫受欢迎的原因是他让几乎所有人都满意,除了俄国人

很多人会认为戈尔巴乔夫加速了苏联的衰弱,甚至直接决定了苏联的解体。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的。俄国的建立和近代化仰赖于欧洲的崛起,以及俄国背靠的亚欧大陆腹地的广大纵深。这种地缘结构下,俄国可以用欧洲的技术向南和东扩张,但却无法应对欧洲大陆以德法为中心、在南部以土耳其或伊朗为中心、在东部以中国或日本为中心的多方向张力。俄国的向心力始终是缺乏的,特别是经济向心力。由于俄国中心的经济难以与其他方向经济在自由市场中相竞争,因此也特别容易培育出资源型经济以及附带其上的单一化政治链条。


一个合格的俄国领导人,要抗御这种多方向的拉力,就必须让周边地区保持相对的封闭和单一化的经济结构,这才能确保经济资源向莫斯科或者圣彼得堡流动,而不是成为其他经济中心的外围体系。一旦后者形成,那么俄国就很容易在经济以及经济伴随着的观念离心力下走向解体。

所以,俄国在逻辑上依然最适合强人政治加上资源型经济的组合,这样才能维持统一的格局。强人政治可以获得强烈的政治忠诚纽带并强硬地镇压周边的离心倾向,而资源型经济就会简化这种忠诚链条所需要控制的经济和人脉,降低莫斯科控制的成本。如果经济太多样,俄国非资源产业很容易被欧洲和东亚吸附,这就让莫斯科的控制变得更为困难。

苏联解体其实并不完全是个意外,但苏联确实用共产主义带来了非常大的不同,让俄国一跃成为世界政治的一极。

沙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浮在俄国社会之上的贵族集团,而亚历山大改革后才开始推动沙俄的俄国化。这种俄国化进程在斯大林手中被继续发扬光大。在苏慈宗(斯大林)的推动下,苏联开始了用农业集体化完成资本积累,用计划经济强行发展重工业。这套体系带来的,就是苏联庞大的工业产能和强大的政治组织力量。在这套体系下,苏联快速完成了沙俄几百年没完成的工业化,并以庞大的国家规模拥有了相对于欧洲的军事优势。


在二战后,苏联尽管损失惨重,但通过二战大幅度扩张的苏联实质上第一次有效控制了东欧,并极为接近欧洲中心。与此同时,苏联的计划经济又与市场经济逻辑不同,这也有效压制了外部吸引力的渗透。当时的东亚和中近东同样没有值得一提的经济中心,也就剩下个日本,而日本太小。因此,二战后的苏联可以说是逆势生长成为世界的超级大国。

但是,苏联的计划经济无法解决效率问题,而要解决效率问题又需要市场化,但是市场化又会导致莫斯科控制力下降。这是个无解的问题,也是从斯大林到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都无法解决的问题。苏联在冷战中,用美国一半的国力维持着与美国相当的军事开支,人均GNP只有美国的1/3多一点,人均GDP则基本保持在美国的40%左右。这种结构下,到1990年时,重工业比重日渐提高,到1990年时已经占到苏联经济总量的73%,日常消费品则只有27%。整个机器制造工业中,军事生产又占到了60%以上。可以说,到20世纪80年代,苏联更像个漫无目标的军工厂。加上苏联大量的对外援助,苏联国内的生活水平根本没有提高。在20世纪70年代,苏联借助油价攀升狠狠地赚了一把,续命了一段时间,否则苏联的问题还会暴露得更早。


这也是戈尔巴乔夫接手时的情况,苏联已经在军工最大化生产的道路上走得太远。戈尔巴乔夫想改革,但改革要触动的是极为庞大的利益集团,而戈尔巴乔夫在党内的威望甚至不如安德罗波夫。戈尔巴乔夫其实国内改革已经无法为继,只能通过外部缓和局势来逐步削弱稳固的利益集团,因此才有了事实上承认“社会主义无法替代资本主义”的“新思维”出现。

但戈尔巴乔夫行事软弱,而这种为了解决效率的行为恰恰增强了苏联原本就存在的离心力。很快,东欧纷纷剧变,摆脱苏联控制,而戈尔巴乔夫本人却对此缺乏足够的战略规划,只想快速摆脱东欧的“负担”。苏联内部的加盟共和国也蠢蠢欲动,从叶利钦到谢瓦尔德纳泽,一大批在勃列日涅夫时期(更不用说斯大林时期)足以被镇压的人纷纷跳出,戈尔巴乔夫的控制力受到了这些地方派的强势削弱。戈尔巴乔夫也对美国为首的西方存有不切实际的道德主义幻想,他甚至在1990年还在期望美国给予粮食援助,而他却不知道美国从来没有忘记苏联的意识形态底色。


戈尔巴乔夫的政治能力是很弱的,在苏联解体后戈尔巴乔夫直接从俄罗斯政治舞台上消失,这就说明了他的能力不足以应对哪怕解体后的俄罗斯政治需求。当然,这种人畜无害的能力也让戈尔巴乔夫捞了不错的人缘,毕竟谁都懒得对他这种没有实权的人物有什么动作。

苏联横竖都会垮,戈尔巴乔夫则是让苏联垮得更快更彻底。很多人在想如果安德罗波夫或契尔年科多活一点,苏联会不会晚点解体,但是应该说以苏联80年代的状态,这种续命也很难维持。苏联不是中国,中国本身就是天然的地区中心,苏联则面对太多的离心力,因此市场化改革也会极为困难,要维持超级大国的地位也不太可能。一放就散,一管就死,这就是苏联或者俄国最容易出现的宿命式问题。

当然,苏联的解体对于苏联人民来说是场灾难,苏联解体后独联体各国普遍不光彩的私有化“改革”迅速打造了资源高度垄断的一群分赃的寡头,以及被剥夺的普通大众。同时,苏联时期积累的边疆问题也先后爆发,从俄罗斯族的政治地位到各种民族之间的冲突此起彼伏。时至今日的俄乌冲突,本质上依然是苏联解体后的余波之一。


不过对于世界其他地方来说,苏联解体带来了巨大的机会。西方资本大举进入这个2亿人的市场,收割得脑满肠肥并鼓励了西方在2008年之前的普遍繁荣。中国则因为苏联解体解除了北方长期以来的严重安全威胁,并从俄罗斯乌克兰等国获得了大量苏联技术,中国的产品也获得了巨大的市场。而土耳其则逐步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现在土耳其其实已经渗透到了里海沿岸,这是奥斯曼帝国的扩张极限。类似的还有波兰和德国,俄国的廉价资源让德国在2000年后快速发展,成为了欧洲的制造业中心。也可以说,苏联的倒下也给全世界一个巨大的战略机遇,甚至很大程度上成就了西方世界过去30年的繁荣。

所以,戈尔巴乔夫能力不足,在危机之下更不能有效应对俄国的需要,祝他今天见到斯大林时能全身而退吧。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