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拾光记|点绿成金,沂蒙山村的绿水青山有了“生态身价”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4 | 日期:2022年09月10日

记者 田汝晔 赵艳 徐宁 荆新年 邱明

7270.56万元,这是山东省蒙阴县一个普通村庄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

拾光记|点绿成金,沂蒙山村的绿水青山有了“生态身价”

2021年9月,蒙阴发布山东首份村级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报告,经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初步核算,百泉峪村“生态身价”达7270.56万元。百泉峪村的山、树、水等都贴上了“价格标签”,激活了整村生态产品的经济价值和金融属性。

百泉峪村位于蒙山北麓,靠着蒙山的天然氧吧,加上丰富的山林水源,景色秀美,气候宜人。守着这一片绿水青山,如何转化成金山银山?

过去十年,百泉峪在绿水青山间求索:修复生态、建设旅游项目、开发农家乐和民宿,打响了“绿色生态”的招牌,实现从绿色“出圈”到生态“破圈”。

2022年3月,基于GEP核算报告,蒙阴农商银行通过“GEP贷”给予百泉峪村3个贷款主体4300万元的授信额度,打开了百泉峪村“两山”转化通道的现实路径,村民们也真真切切享受到了好生态带来的红利。

这个位于沂蒙山区的小山村,迎来了新一轮的生态蜕变。

穷则思变

盛夏时节,放眼百泉峪村,满目新绿。

村里多处泉眼涌出涓涓细流,饱经沧桑的千年古槐郁郁葱葱,一幢幢别墅式民宿靠山而建,清澈的湖面泛起粼粼波光……这幅山环水绕、美丽恬静的景象,是村民们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百泉峪在绿水青山间求索,打响了“绿色生态”的招牌,

狼虎峪,是百泉峪村从前的村名。“狼虎峪这名字听起来就叫人害怕,就是因为我们村里太穷了。”村子地处偏远、土地荒凉,种的麦子不出穗,种的地瓜只能结成小土豆大小,玉米只有寸巴长,就连靠天吃饭都行不通,老百姓常年难以温饱。“说句不好听的,我们村连要饭的都不来。”

穷则思变,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在1993年发生了转机。

1993年7月,在全体党员的推选下,方国明担任了百泉峪村党支部书记。“别村都能过上好日子,我不信咱百泉峪命咋就这么苦?”方国明一上任,就想带领两委班子拔掉百泉峪的穷根子。

开过饭店,跑过运输,方国明的脑子活泛得很。

彼时,百泉峪连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一条土路平日尘土满天飞,一下雨泥汤沾满了裤腿。眼见着不能固守老三样靠天吃饭,方国明决心发展林果业,可村里没有公路,果品就算种出来,也运不出、卖不掉。

方国明上任后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修路,他带头拿出了自己三万块钱的积蓄,村民们也纷纷出工出料。1994年,百泉峪修建了连接沂蒙公路的运输线,随后又修建了村内外20多公里的道路,这样一来,百泉峪和山区外的世界有了联系。

有了运输路,方国明便把村干部和党员召集起来:“苗木费和技术费用我先垫上,发展林果党员干部先带头种树。”由最初的几户村民到十几户再到上百户,几年时间,全村发展苹果、蜜桃、山楂、板栗1600多亩,人均5亩、户均十几亩。通过品种改良、扩展销量,百泉峪的果品销路越走越宽。

2005年,村民年收入从不足千元增加到5000多元,全村实现了由“粮”到“果”的转型。

“山上的石头也能卖钱,这也是带领老百姓发家致富的好途径。”方国明决心多条腿走路,他又开始带领着老百姓搞大理石矿开采。开采的石头就能直接卖钱,这村民进一步增收,村集体的收入也有了一定的来源。

百泉峪,再也不是一穷二白的山窝窝了。

靠山赢山

大理石矿,曾经是百泉峪的“富产区”,是村民心中的“金山银山”。随着无休止的矿石开采,矿坑周边山体裸露、植被损毁、水土流失,生态系统破坏严重。

如今,百泉峪的矿坑蝶变,赫然立起“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招牌。角色转身之快,令人惊讶。

“我破坏的生态环境,我要把它修复好。”看到山林被毁、资源透支,方国明痛定思痛:全村停止矿石开采。

曾经破坏严重的矿坑,如今通过生态修复已形成水系

村里人穷怕了,一听说要关停石矿,个顶个不同意。“靠山吃山,凭什么不让开采?”“不开采石头,那靠什么挣钱?”“恢复生态还要往里搭钱,这图啥?”当时,开采大理石在村民眼中是“一本万利”的生意,一下子不让开采,他们打心眼里不愿意。

过度开采带来的环境破坏也是显而易见的,尘土飞扬的矿石场让王琴至今难忘,“村里的灰土和垃圾袋满天飞,有时候走路上都睁不开眼,灰头土面的。”王琴很少去矿区,因为出门回来衣服满是尘土。

方国明开始带领着大家绿化荒山,对矿坑采取石碴垫土栽树复绿、深坑蓄水形成水系的方式进行全面修复。全村发展经济林1500多亩,生态湿地1800平方米,曾经裸露的山体,如今已被一望无际的绿色所覆盖,山峦起伏、叠翠葱茏、山光水影相映。

曾经过度开采靠卖资源为生的穷山村变成了山顶松柏戴帽、山腰果树缠绕的生态村。

沂蒙深处有人家

坐拥红色底蕴、绿色资源,成为百泉峪生态发展的最大优势,这也让方国明在乡村旅游上动起了脑筋:既然村里生态这么好,为什么不搞农家乐让大家都知道呢。

方国明开农家乐的提议很快遭到了村“两委”班子和不少村民的反对,方国政就是拍桌子反对的那个人,他满是质疑:“穷山恶水有啥可玩的?城里人能喜欢咱们的菜?想想都觉得这是个冷门。”村里人更是不理解,都说方国明搞旅游是不务正业、痴心妄想。

一个小山村吃上了生态旅游饭

在沂蒙路边开过饭店的方国明偏想试试。开饭店的那几年,他自己掌勺,独创了醉鸭和红烧鹅。寒来暑往,路过的司机都停下来到店里吃饭,甚至店里位置都不够坐,“一开抽屉满满的钱”。

百泉峪离云蒙景区只有4公里,依山傍水、生态秀美,只是身处深闺人未知。方国明鼓励大女儿和女婿在村里开张了第一家农家乐——古槐山庄。“没想到居然会爆了冷门,我们这个小山村还真的有人来旅游,而且还来了不少人。”方国政到现在都记得,那年年底古槐山庄一算账,净赚了五万多块钱,方书记搞农家乐的想法居然在村里能够行得通。

随后,经村“两委”决策,百泉峪出台政策:对每户旧院落提升改造给予2万元补贴,开办农家乐的每户奖励1200元。自此,全村24名党员有22名办起了农家乐。

夏婧婧是最早一批回村开农家乐的年轻人,“最初我们就压根没想过要回老家发展,村里穷得让人没什么信心。”但农家乐的火热让她看到了发展的希望,她修缮了老家的三间大瓦房,还建起了二层小楼,一楼是餐厅,二楼是住宿,靠着好山好水,夏婧婧的农家乐办得也越来越红火,“从最初几百钱现在一年能收入个一二十万,我们的日子是越过越有奔头了。”

一个小山村能吃上生态旅游饭不容易,而吃好生态旅游饭更不是一蹴而就的。

夏婧婧是最早一批回村开农家乐的年轻人,如今她的农家乐办得越来越红火

好生态,游客来,可散乱的农家乐经营模式始终不是长久之计。“别人都成立果业或者卖东西的合作社,我们搞乡村旅游,为什么不能搞个合作社呢?”方国明的这个想法一提,就得到了不少党员和村民的支持。于是,百泉峪村党支部牵头创办了桃墟镇泉流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合作社实行“六统一”经营模式:统一规划开发,统一服务标准,统一登记接待,统一经营管理,统一品牌营销,统一收费结算。

目前,百泉峪已发展38家农家乐和民宿,基本家家户户都能借此增收,实现了在家门口就业。2021年,百泉峪村民人均纯收入3.8万多元。

点绿成金

如果说治理矿坑恢复生态,是将曾经的“金山银山”换回绿水青山,现今发展乡村旅游,则是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实现生态修复和旅游产业发展双赢。

对生态资源整合开发的创新探索,百泉峪村从未停歇。

2013年,蒙阴县成功创建山东省首个生态旅游示范县;2018年,蒙阴县荣获全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2020年,蒙阴县成功创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

这一项项殊荣,也让守望绿水青山的方国明坚定了信心,有了更长远的期待。

在发展乡村旅游的同时,百泉峪利用生态资源优势,在保护中利用,在开发中保护。这些年,百泉峪先后开发了千年夫妻槐、千年古井、抗日小寨、仙女浴池等20多处景点,还把1300亩果园改造提升成为旅游采摘园。桃墟镇泉流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利用会费投入基本设施建设,日处理120吨的污水处理站和首个三星级公厕,配建了沼气池,全村污水经处理后用于灌溉及补水,探索能源循环利用。

此后,好消息不断传来。

绿水青山有了“生态身价”,百泉峪村民们也更加珍视眼前这片绿

2021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明确要求建立生态产品价值评价体系,制定核算规范、推动核算结果运用。

2021年9月17日,蒙阴县发布了山东省首份村级GEP核算报告:该县桃墟镇百泉峪村生态产品总价值7270.56万元,单位面积生态产品价值为29.67万元/公顷。2022年3月,基于GEP核算报告,蒙阴农商银行通过“GEP贷”给予百泉峪村3个贷款主体4300万元的授信额度,其中百泉峪生态价值转换整村授信额度2000万元,给予百泉峪村党支部领办的蒙阴县桃墟镇泉流乡村旅游合作专业社授信额度300万元,给予山东沂蒙山文化教育发展有限公司授信额度2000万元。

生态系统服务、GEP、“绿色银行”,这一系列的新名词,对于大多数村民来说,都是陌生的,“生态也能贷款?”“咱们村这么值钱?”“单看每个字都认识,放一起就不知道是啥意思了”面对村民们的疑问,方国明知道,这么多年村里走生态发展之路,总算是走对了!

这新名词的背后,打开了蕴藏在百泉峪的绿色资源,赋予了这个小山村更宽广的发展空间。

“蒙阴形成了一些独特的特色,我们希望能进一步再提炼,对我们再向上一级生态产品的转化能够提供一个既量化又科学性的基础依据。”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文明中心主任张惠远提到,开展GEP 核算是推动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破解生态产品“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问题的重要一步,有利于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持续“赋能增值”,引导生态产业可持续发展,对于协调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关系具有重要意义。

百泉峪村的山、树、水等都贴上了“价格标签”

一招妙棋,满盘皆活。

村里的农产品、蜂产品等物质产品以及土壤保持、休闲游憩等文化服务都可以作为指标,进行生态价值核算,这为村民们送去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活水。

“我们合作社300万元贷款已经到账了,现在陆陆续续都在改造我们的民宿。”方国明难掩喜悦,这些贷款将用于提升合作社民宿,“民宿的桌椅板凳,还有空调都有钱换新的了,而且年息还特别低,三年内还上贷以后,还可以再次贷款。”一笔笔贷款到位后,方国明那些早已计划多年,但却因资金不足而搁浅的环境提升计划,也已经提上了日程。

“保住绿水青山,就不愁没有金山银山。”方国明对未来的发展信心十足,日子越过越好,百泉峪村民们也更加珍视眼前这片绿。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