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ST安信脱离高氏基因?董事失联冻结股权被勒令一月内转让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29 | 日期:2022年09月02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作为A股唯一一家上市信托公司,上海安信信托从2018年出现产品兑付危机,到2020年全年爆发800亿债权无力兑付逾期之后,其上市主体ST安信(600816.SH)也一直徘徊在退市边缘。而安信信托曾经的实控人高天国在今年4月因病逝世之后,高氏家族设立的上海高之杰公司所持有安信信托28.68亿股的股权处置进展也一直为业界关注。

ST安信脱离高氏基因?董事失联冻结股权被勒令一月内转让

8月31日,ST安信发布了2022年半年度报告、《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等多份公告,其中称公司因工作需要多次与董事高超联系,均无法联系上本人。根据相关资料显示,高超为安信信托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女儿。

“本次董事会前,公司试图与高超董事取得联系。截止目前,公司仍无法确认董事高超失联的具体原因,公司董事会运作合法有效。”9月1日,ST安信相关部门负责人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称。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董事高超失联,ST安信半年报数据显示其上半年营收仅为2668.68万元,归母净利润为-8.86亿元,但资金却无惧上述不利因素,9月1日ST安信开盘即以涨停板收报4.58元/股;9月2日,公司股票涨停竞价开盘,截至发稿收跌2%左右。

安信信托已无高氏基因?

“半年报信息显示,资本是看到了高氏家族彻底失去了对安信信托的掌控,高天国去世以及其女儿高超作为公司股东已失联,更印证了这一点。随着国资入主进程的加速,市场应该是觉得安信信托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冷。”9月1日晚间,上海市场资深观察人士胡彪(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早在今年四月,本报曾报道上海国之杰实控人高天国去世后所持有的ST安信股权被冻结处置情况,同时上市公司以每股2.06元的价格向上海砥安投资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90.13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充实公司资本金。上海砥安则由上海电气集团、上海国盛集团、上海国际集团、上海机场集团以及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等机构联合发起设立的。该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上海砥安将成为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同时,安信信托还与中行上海分行、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信保基金公司等签署《债务和解协议》,债务和解总额近90亿元。(详见本报报道《安信信托非常时刻:实控人离世前所持股权二度流拍,何去何从?》)。

而根据8月31日ST安信公布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等文件内容,相比于上半年,ST安信的工作重心依旧是在监管部门及重组工作组的指导下进行存量风险项目底层资产的清收、开展与投资人的和解及推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等。

具体而言,今年3月18日,上海金融法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对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14.55亿股,公开进行第二次司法处置失败;8月18日,上海国之杰与营口银行沈阳分行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上海金融法院依法处置被执行人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0.52亿股和0.48亿股股票,因无人竞买流拍,申请执行人请求抵债,上海金融法院依法抵债过户至该案申请执行人营口银行沈阳分行名下。本次司法处置后,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约27.68亿股,占安信信托总股本的50.61%。

8月19日,上海金融法院再次对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14.55亿股,公开进行第三次司法处置,同样因无竞买人出价,宣告处置失败;8月31日上海银保监局对ST安信出具的《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内容则显示,责令安信信托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自收到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之日起1个月内转让持有的安信信托全部股权。

“为执行上述《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8月30日上海砥安和国之杰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上海砥安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约5.77股股份,占安信信托总股本的10.54%。同时中国银行和上海国之杰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受让后者持有的上市公司约2.73亿股股份,占安信信托总股本的5%。”ST安信披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

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同时指出,本次权益变动作为上市公司风险化解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推动本次风险化解方案顺利完成。转让股份的每股转让价格应为每股人民币4.13元,转让对价总额分别约为23.81亿元、11.29亿元。

上述协议转让完成后,上海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股份比例由50.61%已降低至至35.07%。

截止到目前,上海国之杰公司持有ST安信的股权已经从原来的28.68亿股减少到17.18亿股。

“上海国之杰公司是高天国的家族企业,其所持有的ST安信股权可能全部要被用来抵债,但是国之杰自身还存在近65亿元的直接债务逾期纠纷,还有102亿元的涉诉对外担保,余下的股权资产估计也填不满窟窿。”胡彪分析。

此外,根据公开资料显示,ST安信失联的董事高超已取得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居留权,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具体变更情况尚需待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的后续安排和通知。

债务风险已过,资本闻风而动

尽管ST安信今年上半年仍然亏损近十亿,但是其背负的高达752.76亿元的债权包袱,通过不断的处置已经降至仅为20.07亿元,这被嗅觉灵敏的资本视为最大的“利好”。

在公司的半年报中,也披露了一系列保底承诺、司法诉讼等风险事件的进展情况。数据显示,在今年上半年,在有关部门指导下,经充分协商大量保底承诺持有人与公司达成了和解,保底承诺案件撤诉6宗;安信信托已消除保底承诺732.69亿元,尚余保底承诺20.07亿元。

在诉讼情况层面,截至2022年6月30日,安信信托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37宗(其中1宗案件原为被告后转为第三人),涉诉本金136.05亿元(其中转为第三人案件涉诉本金为1.4元)。其中一审未判决的诉讼涉诉本金94.06亿元,安信信托通过收回兜底文件、达成和解、兑付信托利益等方式化解相关风险。

另外一宗未判决的涉诉本金8.30亿元没有落实解决方案,ST安信也在半年报中预计发生损失的可能性很小,无需计提预计负债;在自然人受益权转让工作方面,ST安信接受上海维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委托组织了面向全体自然人信托投资者信托受益权转让工作,自然人投资者总体签约率超过94%,自然人投资者将能拿到本金60%-90%不等的投资金额。

“可以看到的是,监管部门限时一个月让ST安信控股股东完成股权转让事宜,那么接下来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就是无债一身轻,下一步就是重组公司董事会。另外下半年如果业务可以正常开展的话,明年大概率会摘帽。从今天开盘即封板、换收益只有0.14%的情况来看,资金净流入1700万元,几乎无流出资金,ST安信的炒作风可能刚刚开始。”胡彪指出。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