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小说原创/血染山林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6 | 日期:2022年08月30日

血染山林

文:周政

小说原创/血染山林

鬼子秋季大扫荡,八路军独立团打散了,军医白云为了掩护医院撤退,自己引开鬼子,与鬼子在大青山里周旋。

她边打边退,不觉的就退到山林里。

大青山茫茫无际,白云迷路了,凭借着几年的游击战生活,她顺着小溪向下游走去,看着大树的阳面,那就是山下。只要是下了山,就会找到队伍。

白云累了,她靠在大树下,眼前一片野菜。白云蹲下大口大口的吞吃,有些狼吞虎咽,绿绿的叶汁顺着嘴角流下。

太阳落山了,秋里的山风寒寒嗖嗖,白云紧紧前襟,侧卧在草地上,睡里,她隐隐听到有呻吟声。

白云从梦里醒来,机警地四处看看,侧耳细听。

白云狸猫样寻着声音而去,脚步轻的如踩风上。

残残的秋月,山洼里有几个人躺在地上。

白云蹲身靠近。

白云看到月下有五个鬼子,看情景是伤兵。

白云警觉地去腰里拔枪,枪拔出来了,她又沮丧地把枪收了起来。枪里已没了子弹。

白云见那几个伤兵,虽然散懒地躺着,枪却靠在自己身边。

白云是军医,也是身经百战,枪林弹雨浴血出来的战士。遇事十分冷静。

她知道那些伤兵虽是沉睡,警惕性却没有放松,这都是战争磨砺出的,残酷时期,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白云不敢松懈,她躲开伤兵的视线,爬行于灌木丛,靠近山洼。

她探出头来,看到是枪口,她沉着地伸手抓住枪管,轻轻上提,脱离洼坎,迅速拿到手,拉开枪栓,子弹上膛,这一连串地动作,都在一瞬间。

白云把枪对准伤兵。

轻微地喘气声,惊醒了伤兵,他们慌乱去抓枪。

不许动!举起手来!

白云用日语喊声。

那几个伤兵,见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见她那沉稳劲儿,知反抗也是无益,边举起手来。

你,把枪扔过来!

白云用枪点着有络腮胡子的鬼子兵。

那个鬼子兵,腿不能动,爬着把枪拢在一起,又回到土坎靠着。白云看眼,三支步枪一挺机关枪还有一把王八盒子两枚手雷。

白云蹲下拿起手雷揣在怀里,把那支王八盒子别在腰里。

络腮胡子鬼子兵用生硬的中国话说:你是医生,救救我们。

晨光下,白云见到的是所有伤兵

渴求的眼神。

白云的心陡地动了,有些酸酸的疼。她凑到跟前,看到这几个伤兵都是伤在腿上,不能行动。

白云在查看伤口时,浑身都绷紧警惕的防范。

白云逐一看了伤口,好多已经是感染了,如果不及时处理恐怕这腿是保不住了。

出于医生扶伤的善念,她用日语说:你们先忍忍,我去找些草药来。

白云走了。

伤兵目光送着她,显露出许多渴望眼神。

白云在山林里四处寻找,挖了很多草药回来。

秋阳暖洋洋的,林子里的鸟在啾鸣,大雁清空南飞,时而发出咕咕的叫声,那是寻找掉队的孤雁。

白云捡来枯枝生起一堆火,把刺刀在火上烤烤,给伤员扣出子弹,完后把草药放到自己的嘴里嚼烂糊在伤口上,撕碎衣服包好伤口。

白云处理五个伤兵的枪伤,她的嘴肿的老高,毒性发作,她瘫倒地在地上。

鬼子伤兵个个泪水洗面。

络腮胡子伤兵爬到白云跟前,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盖在白云身上。静静地守在她的身边。他干裂的嘴唇,努力吐出口水,用手抹在白云的嘴唇上,把那些变黑了的叶汁抹净。

白云醒了。

我去找些吃的。

白云挣扎着爬起来,趔趔趄趄地进了林子。

白云返回山洼时,一群日本鬼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白云向山洼跑去,日本鬼子开枪了,数颗子弹射向白云,白云怀里的野果滚落,白云倒在血泊里。

鬼子伤兵们拿起枪来,向日本鬼子开火。

伤兵的眼里喷着怒火。

壹点号 周政文说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